三国时期“男男相慕”是种风雅:丑男庞统也偏爱和美男彭羕同床

凯发报导:

原标题:三国时期“男男相慕”是种风雅:丑男庞统也偏爱和美男彭羕同床

在娱乐至死的今日,男人的地位愈发尴尬。倘若闲暇时间,两个男人相约出外,搭个肩膀,看场电影,总会招来流言蜚语。于是,诸如“女人牵手,那是闺蜜;男人牵手,那叫搞基”的桥段在民间不胫而走。男人间的友情,一旦关起门来,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。不过,在三国时代,男男暧昧其实也可以是种风雅。比如我们熟知的刘皇叔,和男人们动辄“同床眠卧”、抑或“情好日密”,总是折腾点曼妙的动静出来。

也许“男男相慕”在三国时代过于风行,甚至连一向清高的庞统,也禁不住要附庸风雅一番。庞统同志,道号“凤雏”,在当时荆襄地区,可是一位名气和孔明相当的人物。不过,在风骚的道号下,庞统却有着一张极其“不安分”的脸,《三国演义》是这样描述的:“浓眉掀鼻,黑面短髯”。也许因为相貌的缘故,我们的庞统一直不比卧龙先生那般讨女孩子欢心。不过,庞统是个不甘寂寞的文人,失了女人的脉脉温情,倒也收之桑榆,反在男人圈里颇受欢迎。

《三国志》有这样一段记载,庞统某日“旅游”至东吴,东吴的男人们听说庞统前来,居然争先观望,上前索要签名,其中不乏陆绩、全琮这样的名士(“吴人多闻其名,及当西还,并会昌门,陆绩、全琮皆往”)。《吴录》还记载着一个颇为有趣的故事:江东名士顾劭听说庞统好品男人,于是好奇他是如何评价自己,于是就到住处拜访。庞统微微一笑,说道,要评语可以,睡一觉再说。顾劭答道,先生多虑了,我大老远过来拜望,自然是做了留宿打算的。同床共眠之后,两人的感情陡然升温了不少,顾劭问,先生,您还没有给我评价呢?庞统看着一旁的顾劭,忘情地叹道,你真是个陶冶世俗的人物啊(“劭就统宿,安其言而亲之”)。

也许是庞统的“动静”实在太大,就连自命不凡的彭羕,居然也慕名而来。这位彭羕同志,“身长八尺,容貌甚伟(《三国志》)”,可以说是位一表人才的人物。可是帅哥都有一个通病,就是“姿性骄傲”,拿鼻孔看人,因此触忤了当地的领导人刘璋,被责令剃掉胡子,贬为下等公民(“髡钳为徒隶”)。顺便交待一下,汉末三国的士人们是很有自尊心的(这和现代某些“砖家”、“叫兽”不同),被勒令剃胡须对于男性而言,是仅次于自宫的奇耻大辱。没了胡须的彭羕,就好像雄鹰没了翅膀,只能如孤魂野鬼一般在西川一代游荡,如此一晃,就是数年。

当然,对于自视甚高的彭羕,一辈子如此庸庸无为是绝对不甘心的,不久,彭羕机会来了。刘备西征蜀地的消息传来,颇有政治嗅觉的彭羕知道自己的运气来了,于是寻了个门路,拜会了时任刘备军师的庞统(“会先主入蜀,羕欲纳说先主,乃往见庞统”《三国志》)。其实,彭羕和庞统原先并不相熟,拜会之时,恰巧庞府满座高朋,莺歌燕舞。彭羕也不打话,寻了一个下人问了路,径直进了庞统的内室(“适有宾客,羕径上统床卧”)。又托下人给庞统捎个口信,曲终人散后,内室相会(“谓统曰:须客罢当与卿善谈”)。庞统是个明白人,自然会意,于是匆匆结束了宴席,信步走进内室。彭羕见主人进来,也不打话,自顾说道,人家饭还没有吃呢(“统客既罢,往就羕坐,羕又先责统食,然后共语”)。庞统闻之,大笑道:好,好,好,马上办。如此一番“打情骂俏”的试探,两人的距离感顿时拉近了不少,于是饱含了千言万语的“精神交流”,在一张摇摆的大床上铺开了(“因留信宿,至于经日,统大善之”《三国志》)。

彭羕

当然,有了庞统的这层关系,彭羕自然得到了刘备的垂青。仕途上平步青云,彭羕开始有些飘飘然,于是拿鼻孔看人的老毛病又犯了,甚至连领导刘备也不放在眼里。刘备不比厚道的刘璋,只是给个髡刑教训一下。一个痛下杀手,刘备给他安了个谋反的罪名,关进了大狱,择日处斩(当时庞统已经命陨落凤坡)。狱中的彭羕想起昔日同庞统的点点滴滴,悲从心来,万念俱灰,于是洋洋洒洒地写下千言《绝命书》:“昔每与庞统共相誓约,然统不幸而死,仆败以取祸。自我堕之,将复谁怨”(全文详见《三国志》)。不过,感人肺腑的文字并没有打动狠心的刘备,这位轻狂的帅哥带着对庞统的思恋在秋风中终究魂飞魄灭。返回凯发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Author: 历史百家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