贾琏对王熙凤感情的三个变化,写尽古代夫妻真实关系

凯发报导:

原标题:贾琏对王熙凤感情的三个变化,写尽古代夫妻真实关系

红楼梦里,贾琏和王熙凤之间的关系,一直处在变化之中,这一点从王熙凤判词“一从二令三人木”可知,所以贾琏对王熙凤的感情,有一个从亲到疏的过程,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。

一、新婚情浓处

红楼梦开始时,凤姐嫁入贾府不过二年光景,与贾琏是青年夫妇,二人不可谓不恩爱。贾琏是俊俏的青年公子,好风月,凤姐是才貌俱佳的女子,性情爽利。所谓佳偶天成也不过如此吧。

这个时期的凤姐,已经开始管家,手握大权。贾琏不是有管理才能之人,性情也算温和,凤姐的强势虽是事实,但是对丈夫也不乏温柔的一面。周瑞家的送宫花一回,便隐晦地描述了夫妻二人的闺房之趣。另有贾琏调戏凤姐之语,凤姐羞红了脸,直啐他。

这个时期,凤姐有事还会与贾琏商量。如宝钗十五岁生日,凤姐特意问了贾琏,表示不敢自作主张,虽然有惺惺作态之嫌,但是毕竟凤姐还是秉承着“夫为纲”的妇道。贾琏出远门,凤姐也是心中牵挂。

虽然二人偶有小争执,如建造大观园时各自为亲信谋差使,但是也都有个尽让。贾琏的乳母赵嬷嬷的两个儿子也得到了凤姐妥善的安置。这时候,贾琏对凤姐应该是大致满意的。对自己这个聪明能干又貌美如花的妻子,也是在意的。

二、渐生嫌隙时

可是人心不足,贾琏作为一个纨绔子弟的喜新厌旧的本性,使得他必然会不满足于一个女人。这时候,他与凤姐之间就开始出现了裂痕。表面上是始于凤姐生日那天他与仆妇鲍二家的偷情,还咒凤姐死。实际上,矛盾由来已久。

巧姐出痘之时,贾琏便与多姑娘勾搭,此事还被平儿翻出过“证据”。而平儿名义上是给了贾琏做通房大丫头,事实上,凤姐之醋妒,根本不允许二人接近。贾琏在与鲍二家的偷情时便抱怨“如今连平儿也不叫我沾一沾了”,可见此时贾琏已经充满了怨念。

古代男子三妻四妾是允许的,凤姐吃醋,初嫁时便打发了贾琏婚前的屋里人,强逼着平儿做了屋里人,是为了显示她的“贤良”,笼络贾琏的心,可是却又不许贾琏接近平儿,时间久了,难免会有积怨。

凤姐泼醋一回,贾琏虽有错在先,可是凤姐也着实泼辣得很。事情闹到贾母和邢王二夫人处,长辈们给凤姐做主,让贾琏当面赔不是,凤姐也赚够了体面。可是赢了体面,也输了感情。因为凤姐的大闹,鲍二家的吊死了。凤姐不肯出钱摆平,贾琏只好挪用公款善后。这一次偷情的成本颇高,贾琏不会反省自己,但是一定会埋怨凤姐。

二人之间的感情,已经出现了危机。从贾琏同着鲍二家的诅咒凤姐死,可以看出,此时的贾琏对于凤姐的感情已经稀薄了。

三、萌发休妻心

凤姐的身体渐渐不好,太过操劳又不懂保养。贾琏对此并没有关心,反而看上了尤二姐的美色,进而偷娶为二房。当初给二姐的承诺是,凤姐的病已是不能再好的了,只等一死便接进去做正房。这话是多么无情啊。

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。贾琏出差前往平安州之际,东窗事发。凤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二姐“赚”入大观园,待贾琏归来,二姐已成为了凤姐刀俎上的肉。虽然二姐被虐待,被庸医堕胎,被逼死,凤姐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但是贾琏因为有了秋桐这个新欢,冷落了二姐,也是造成二姐惨死的原因。

但是贾琏不会这样想,他抚尸大哭之时声称,早晚对出来要给二姐报仇。可见他已经把二姐之死记在了凤姐的账上。

凤姐也的确有她的刻薄狠毒。尤二姐被赚入贾府,凤姐就侵吞了贾琏交给她保存的体己。二姐死后,凤姐装病不肯出面,连发丧的钱都不肯出,还是平儿偷出二百两碎银子给他。这样的刻毒,难免贾琏不心寒。

此时,夫妻俩还有什么感情呢?后来贾琏周转不开,要请鸳鸯帮忙偷贾母的东西来当了换银子,需要凤姐帮忙说句话。凤姐借平儿之口要二百两的谢礼,恨的贾琏当场发飙。

可见,至此,贾琏对凤姐仅存的一丝余温怕是也荡尽了,只剩下寒心。将来一旦凤姐放债之事获罪,还有假借贾琏之名贪赃枉法的事败露,贾琏一定会坚决地休弃凤姐。

古人曾说,至近至远东西,至亲至疏夫妻。这句话放在贾琏与凤姐身上再恰当不过了。

作者:杜若,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。返回凯发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Author: 少读红楼